朝山

磕cp.是甜党.

去学校了发发画(´-ω-`)a”,自家仔和安哥,不知道去西安会碰上小蛇老师吗哈哈哈哈哈听说他是陕西人呢(失智发言)。

发画使人头秃啊……我果然手残呜呜呜呜(┯_┯),祝韩吉生日快乐!!!

【利韩】汽水

学pa!!已交往前提!!!

甜饼!

是一个比较攻的韩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在等她完成她的课题作业,百无聊赖看向窗外,对面的人仅在这时乖巧的像只花栗鼠,像专心致志于自己的饼干,却是实打实的压低眉眼用眼角余光细细打量他。

韩吉一面唾弃自己一面乱想,最终放弃挣扎。

因为对方可是利威尔啊....

那么一切情不自禁,自乱阵脚,可不可以解释为顺理成章?

余晖还没有褪去,漾漾如同水波,骚痒难愈一般在夏末的枝梢,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流连着,光影里的人也逐渐软化了菱角,韩吉一瞬不瞬地盯着,看阳光给他又长又好看的睫毛投下减影,落在灰色的虹膜上。

好像尖晶石,又没有森冷的寒。

韩吉颇为不自在地用指腹蹭了蹭自己鼻尖,那里有微薄的汗,还有些痒。

那本来是个下意识习惯性动作,由于慢了半拍,被对方敏锐的察觉到了,于是韩吉看到利威尔偏过头不耐烦地半眯起眼,问“好了?”

“没有。”韩吉笑得见牙不见眼,丝毫不见慌张“想喝汽水了。”

“自己他妈的去买。”

“我没钱啊。”韩吉往后一靠,翘起凳脚“互帮互助是美德,利威尔同学。”她拉长语调,显现出一点点计谋得逞的得意洋洋。她毫不在乎地对上对方风雨欲来阴沉的眼光,对面的男孩怎么看都像是校霸一类的人物,但实际上女孩才是压榨的一方,言罢还眨巴眨巴一双眼,镀了一层伪装的水膜显得格外无辜。

男孩没说话,但其实任何拒绝都显得无用多余,至少对这个人是这样的,骂人又有什么用.....依旧拯救不了自己的钱包。

“那么走吧走吧!”韩吉兴奋地将书一股脑塞进书包,迫不及待的拉上书包带子和利威尔要跑出教室,“我要更你讲我课题作业写了些什么,你知道什么有关战乱时期的故事吗?我和你说.....”“慢点!你是狗吗闹腾成这样!”利威尔有点吃不住她左拉右拽,走路又有点蹦蹦跳跳的,忍不住骂,可惜制止的了行动制止不了一张嘴,韩吉一路上都在滔滔不绝,听的利威尔没来由有些烦躁,终于找了个空档打断了她。

午间休息大家都在操场,走廊显得有些空,“喂四眼...”

“说好是互帮互助,那我有什么好处?”

他盯着她的眼睛,这本来这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话。

但显然韩吉认真思考了起来,让利威尔有些意外,紧接着她停下了脚步,她走在利威尔右侧,借着身高优势挡住了阳光,这使得利威尔看清了她眼里折射出的自己的影子,让他有一瞬动弹不得,韩吉不自觉微压下身体缩短她们间的距离,要命地开了口。

“别那么小气.....”她笑着用大拇指按压饱满的唇....

“我很乐意与你分享这份甜美..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完了。

短吗!!!!

但是甜甜恋爱文爽啊!

想写少女韩!

学pa我还想了很多梗啊双向暗恋什么的,那个世界没有战乱,我想让他们可劲甜啊!心疼他们!

可惜我码字太慢.....

有人写吗?(四顾)

【凤练】凤练小杂谈

很早以前就想写这篇文了,浅谈一下凤练,由于一直没糖磕决定自写自嗨。

凤练,那是什么?

是年下的快乐!!!!(我是凤练党)

最开始的凤练是少年杀手白凤和狡黠少女莲,后来是傲娇冷漠少年x妩媚妖娆御姐的cp。

俩人最开始的出场是“秦时明月之龙腾万里”两个人的对手戏从开始往后走慢慢增加,就好像俩个人的感情慢慢开始发生变化一样。

在空山鸟语和回忆里,我们可以看出莲和白凤,卫庄韩非等人是同一时间线开始,墨鸦刚好死了白凤加入流沙,我莲开始卷入棋局,所以,不管是良练凤练卫练都是同起点。


然后练练和小白跟着卫庄,一跟就是十多年。


如果你要跟我讲赤练痴情云云,我就一个过肩摔摔你出去。

恋爱脑发展,不用脑子真的很妙。

赤练,做为一个独立的人,估计也不希望被说痴情,她坚韧,无忧无虑的公主见证了自己国家的灭亡,亲人的离别,巧言令色与机关算尽,穿过水汽氤氲的时光,不附属于任何人,追寻着旧梦。

白凤,心中所谓的“自由”不知会不会因乱世而变了味,四海之内又该归往何处,好像一缕亡魂,人人谈之色变。


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十多年,你不累我都觉得累....更何况对方除了沉默就是工作....

卫庄很难搞,看秦时明月的人都知道,他的眼光永远放在更远的地方,很难将目光分给旁人。

白凤与赤练的确是一开始相看两相厌,但人生本来就是不存在什么楚河汉界要硬生生将人分成两个块面。

这俩人会日常斗嘴,刚开始那会小公主和小少年会谁也不服谁,上房揭瓦鸡飞狗跳,后来年纪渐长,青年白会一句话三讽四嘲,青年练会回讽辛辣有时也会无可奈何嫣然一笑不置一词。

是一段惺惺相惜的缘,是否有关风月,别人解读不出,就白凤自己也无法给出答案。

它起于微末,发于华枝,展枝四合,皆因它无所顾忌。


佛端一碗水,四万八千虫。

“这些沙子渺小无力,只能随风沉浮.......”

“......身不由己....”


或许他们会分道扬镳,终了是江湖碎片。又或许他们会互斥吸引,再作红尘戏说。

“可它们总有存在的意义”

“也许这才是流沙。”

也许这才是天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(我觉得很多时候练在以仰望且憧憬的目光看卫庄....)

(叫大人好生疏哦.....)

(白凤就更接地气)

(白小凤有兴趣一起种个瓜吗?)

(真•土味少年民工•白)


(以上纯属口嗨)


总之我要放张奈落在这,看什么时候会上色。
讨厌上色!但为了奈老师!!!!加油(ง •̀_•́)ง

有笔就好了...啊啊唉我手指好累啊....不行了...

安迷修...我的仔啊...你什么时候出来..( ノД`)唉...

家里养韩兔与利猫需知:


1.虽然韩兔很可爱,禁止过度投食

2.   请将给利猫的食物洗三遍以上,避免洗手前撸猫。

3.  虽然韩兔和利猫会有打闹,不过可以放心合养。

4.  请禁止韩兔给利猫叼喂未知食物。

5.  请禁止利猫食用未知食物。

6.  如果韩兔(或利猫)情绪低落,请让他们呆一起。


  另外,爱护好您的这些孩子,祝您愉快。

我想吃肉......(割大腿)








画的可能不太看的出,因为是指绘我不太会所以利维我只扫了没勾....(其实也懒..)














是渎神.

【利韩】狠兽

有一点点意识流吧,各位看的开心。

这是我第一次写利韩文,讲的是利威尔的一个梦(落水后两人活了下来)有共去教堂,看云雀,以及温存的一些片段记忆,从水中出来韩吉抱着昏睡的利威尔


一一一一一



  他睡去,黑夜将他含入口中,梦境与寒意拉扯上他,黏稠地攀附上他的神经,那些梦如狠兽。


  他落入阿尔提密斯的怀中,亦或是接受了阿多尼斯的拥抱,怎样火热而挚诚的胸膛。


  他梦到,启世的神还未苏醒前,有人拉着他走过圣洁的朝圣殿寻找真相,阳光投过彩色的百花玻璃窗,飞扬起轻尘游戈,红与蓝混杂不可辨,他想看清,于是向微笑着的圣母像观望,仁慈的圣者她身后空空如也。


  他梦到早冬的第一尾云雀,他们仰头等它开口唱,然而它只是点点头,四顾眺望,一声不吭,终做了蹿入云的一抹灰,留下乱蹿的枯枝。


  他还梦到,被黄昏所遗落的,却还未作晚湖上渔火的光,先他触碰肌肤,她起伏的春山,呼吸着的丘陵,再拥起交颈相缠的天鹅,在书案和窗台跳跃起火。两颗心,饱涨了的,轻触便汁水淋漓。


  他的狠兽,反复巡着他不多也不少的领地、时空,他这做梦者,无知无觉越过死亡的宫殿。


他短暂地,撕扯下攀附的梦,微睁开眼,看见颠倒的苍白的月,螺旋的翠绿的星,同在旅人与士兵她脸上打出蒙蒙的辉,包括了胸章上黑白的翼。


他再被梦潮卷落。


但他清楚的知道,他与眼前的人……互相依扶与爱着。